山乡酿造网    风味香 

SHANXIANGZAO.COM


只做高质量的产品推荐

基业百年,我们坚持做高质量的产品与服务

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页 >> 乡土文化 >>酒韵诗情 >> 酒趣,那酒的味道
详细内容

酒趣,那酒的味道

时间:2015-11-17     作者:张清华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现代快报   阅读

饮酒1.jpg


    虽说睡梦中也知道雨下了一夜,但早上醒来,雨停了才晓得那雨下得多么大。从窗间远眺,见那山色被洗得翠绿,不沾一丝尘埃,泛起一股清凉。山涧飘着一缕似雾的薄云,再看那山下的赤水河,汹涌澎湃,仿佛要溢出河岸,席卷带走一切。一静一动,一清一浊,让人惊叹和狐疑着这世界的神奇。


    于是去回想昨夜的酒,也奇怪,拼命想也仿佛残梦,记不起是否曾有醉态。本非善饮之人,怎么会有醉酒的记忆呢?人言来茅台不畅饮醉卧不能算游,难道想象着自己若酒仙李白,潇洒了一回不成?大约是这里空气中“含酒量”的缘故吧,被那呼吸、那氛围给弄得晕乎乎了。


    想起童年在老家县城的酒厂旁边居住的几年,那股子从窖泥和闸孔里飘出来的味道,让人梦里都想逃。但也奇了怪了,这里的酒气,怎么就不招人烦呢?


    五十年的茅台什么味?那酒喝下去,第一感觉是嘴里着了火,温柔暖和的火,慢慢地烧到了嗓子、食管和胃里,舒服得不行。随后是一种香,厚且深远的一种香,那是感官和肚腹都咂摸不透体味不尽的——此酒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尝。最后留下的,是一股粮食烧炒之后的浅浅的糊味,我确信,那是最原始的一种味道了。


    便一连喝了三杯。有了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。


    其实还是在想那酒的味道,那酒香的深长,让人的玩味也一路绵延,如古道昏鸦,老藤瘦马,一发伸至爪哇国去了。怎地一汪陈年的杯中之物,不腐不败,倒变成了仙液琼浆,被世人争相珍爱?从本性而言,酒这玩意,作践粮食不说,性兼辛辣乖烈,历史上因酒误国误事的例子也比比皆是,可为什么万里以外,蛮夷异域,不同民族的人群都不约而同地发明了它,且几近将它当作一种圣物来膜拜?


    你不能不说是怪诞甚或诡异,粮食只能果腹,而一旦变成了酒,则不但价值陡涨,且可以与心、与情感、与灵魂息息相通。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,用曹操的话说,酒是吟诗作赋、消遣苦闷的好东西;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,这是李白说的,酒的好处只有饮者醉者才能体味,一旦醒来早已忘记。当然,用尼采的话来说是最具有文化感的,对酒的爱好便是对日神的挣脱,酒是使人进入“酒神状态”的最佳帮手,而这状态是属于艺术和诗的。这大约是古往今来,人们爱酒的一个理由,找那种自由的感觉,以及沉浸在虚幻的幸福中,获得一种超脱肉身的妄想。


    酒性压根是人性的一种,或一个侧面。豪壮时有它,惊骇恐惧时有它,胜利成功时有它,愁苦落寞时也有它,它几乎无处不在,无处不达到极致。这些,我想得到,但却说不出,便闷着,乐着,傻笑,最后竟也壮起胆气,吆喝着,来,干一杯!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。不就是喝酒嘛,贤圣既已饮,何必求神仙。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……还是李白厉害,大诗人就是牛,这么好的诗,你难道没听出来像是猜拳行令吗?(文/张清华)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
WINE  SHOPPING

网上商店:网上预订,物流配送

腾讯

阿里

淘宝

京东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Insert title here